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line

那些题外话

前阵子,因为外婆过世,离开了几天。

伤心的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但只说些题外话吧。



其之一、有点恐怖的事情



那是出殡的那天早晨,家里人都聚在一起,等着车子来接。

就在我上香的时候,忽的听见门外一声巨响。

按照习俗,家里的大门敞开着,正好对着去三楼的楼梯。

我朝外面看过去,就看见一位老伯,就躺在二楼到三楼楼梯的转角处。

隔壁阿姨、也是妈妈的同学正好站在门口,离得最近,她显然认识那位老伯,就冲到他身边,然后对着楼上大喊,那老伯的家人就在三楼。

然后一个穿着睡衣的男人就冲下来,似乎是老伯的儿子,老伯眼睛瞪得老大,不停的说着“扶我起来,我动不了……”,那男人想去扶他,又无从下手。阿姨立刻阻止了他,打电话去叫120的人来急救了。



我们一家子人面面相觑,邻居们听到动静也都围过来看是怎么回事。救护车到的时候,接我们去火葬场的车子也到了。大家等了一会儿,让救护人员先把老伯送走了。

之后一直为了丧事也无暇去想,没想到隔了一日,小区门口贴出了黄纸,那老伯第二天就过世了。



不能说有什么联系吧……可是想想还是觉得有点怪怪的……

就正好走过我家门口的时候摔下来,摔在我家门口……

而且还上外婆出殡的时候。



说不上来有什么感觉,就觉得有点恐怖吧。



其之二、大概不算恐怖的事情



我内心深处,其实不太信鬼。

不过,大概人都会受到气氛的影响吧,会想到一些有的没的。

一路从家里捧着外婆的遗像到火葬场,在遗体告别大厅外面等着的时候,忽然觉得左边的肩膀好酸。

可能是鬼片看多了,也可能是被气场影响,不知道为什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外婆,是你扶着我的肩膀吗?

之后立刻自己否决掉,大概是因为过于紧张,又一直捧着遗像,所以会觉得肩膀酸。

可是忍不住又想,也许等一下结束的时候,肩膀就不酸了,因为外婆走掉了。

下意识的一直看着肩膀,看啊看啊,不知道到底是希望看到有只手搭着,还是不希望看到有只手搭着。

人果然是有点迷信的。



全部仪式结束的时候,还是捧着像回去。

突然就意识到、肩膀确实不酸痛了。

因为全部结束了,所以松了口气,自然就放松了嘛。



但忍不住、想要相信有鬼魂的存在呢。

大概因为是自己的亲人、所以觉得是很浪漫的事情。



不过、不过……如果回来还觉得酸那该怎么办呀……



其之三、应该算做噩梦一类的事情



因为家里睡不下,所以住到大阿姨家里去了。

没有想到,那么冷的天,居然还有蚊子,而且还很大只。

晚上十点就睡了,而且一下子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手上一排红包,估计喂饱了蚊子一家。



第二天睡之前打死了好几只蚊子,这才安然倒下。

谁想到半夜开始做噩梦,就梦见有一只比我家英小镑还巨大的蚊子,被我追着打。

打了半天没有打到它,最后被它叮在了背上。

我就大叫“歪歪啊啊啊啊啊打死它打死它——”



歪歪同学就拿了一个铁板(具体是啥武器不记得了)拍了过来。

然后……血花四溅……呀

歪歪指着俺的背大叫起来“有个洞啊啊啊啊有个洞啊啊啊啊”

俺这才猛的醒悟,那么大的蚊子,叮一下那是要好大一个洞了……



一下子惊醒过来,四周乌漆抹的,还是半夜。

然后我就感觉到,手好痒啊,有蚊子在叮我呢……囧。



其之四、那个……还是噩梦吧?是噩梦吧。



嗯,还是在阿姨家里睡觉的事情。(阿姨家真恐怖)

阿姨家里有两只狗。一只傻乎乎的京巴,叫豆豆;一只吵得要死的吉娃娃,叫皮。

皮只认阿姨,其他人来一律狂吠,去年还毫无缘由地咬了我妈一口。(被迫去打了狂犬疫苗,好恨啊!)



第三天还是在阿姨家睡。

睡之前,阿姨和表妹进来聊天看电视的时候,皮也跑过来,躺在她们俩中间。

觉得皮好像有点进步,本来见了其他人都要狂吠的,阿姨怎么喝斥都不停。

一边想着狗狗躺下来的姿势和猫猫也差不多,一边偷偷的伸手去轻轻戳了它一下。

没想到皮噌地一下跳起来转头对着我就龇牙低吼,阿姨吓了一跳,立刻按住它,我真怀疑慢一秒它就扑过来了。

表妹也被它吓住了,我也有点懵,因为就是轻轻碰了碰,没想到反应这么激烈。

有了俺娘的前车之鉴,阿姨也挺怕它真的咬我。过了一会儿皮安静下来,阿姨却又觉得好玩,想戳戳看是不是也这个反应。

不过皮再也不肯配合躺下来了,而且我也怀疑,自家的狗对自家的主人,没可能也一样的凶吧。

至少我们家英小镑,搓揉搓揉折叠折叠那都没啥反应的说。



结果晚上睡下去的时候忘记关房间门了。

睡的时候,就担心狗狗会跑进来,结果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半夜居然又惊醒了。

然后就感觉到了,离脸很近很近的地方,有“哈……哈……”的声音。

那啥……趴在床边了吧……



忽的就觉得自己怎么这么悲情,为啥老爱半夜醒一次呢。

那喘气声还没完没了,又听见外面传来狗狗的走动声,爪子磕在地板上的细小声响,就这么踱过来又踱过去的,好像在练队列行进一样。

很想伸手把床边的狗推下去,可是那么乎乎的,也不知道是哪知狗,万一是皮,我这手一伸,那不就是给它做夜宵了嘛。

结果伸出去的手,半路转去按床头灯,倒霉的是,居然不给我亮……

默默的缩回手,想了半天,决定翻身向内,继续睡觉。

不过……这喘气声从头颈后面传来,好像更渗人。="=||||||||||||||



迷迷糊糊再次睡过去的时候心里暗暗的想,哪天趁着阿姨不注意,我也要学我表弟,踹皮一脚,以后皮见了我就绕道,再也不敢咬过来。

不然搞不好哪天像我妈那样,好好坐在沙发上看了半天电视,听见响动扭头看到皮爬上来,结果就给咬了一口。

好冤啊……

阿姨,给你家皮买口罩啦!



其之五、和恐怖一点不搭界的事情



这回是和小阿姨一起去足道店的事情。



一直都没有去过,还挺好奇的。

店主是个小姑娘,挺可爱的。天气不好店里没人,见我们进来就热情招呼,然后问我们要泡哪种足浴。

看着牌子上面哪些个种类,也不知道要选啥好,店主就推荐了牛奶的。

过一会儿端了个木桶出来,一股牛奶浴盐的味道,白花花的,把脚浸下去的时候我还在想,不知道这个含不含三聚啊。

浸下去就发现水里面有软呼呼的一粒一粒的,好像泡在一锅稀粥里,我这个乡下人没见识,就老着脸皮问店主:

“那……那水里有啥呀?”

店主头也不抬,“是珍珠。”

“啊?”俺一惊,店主又补充一句:“珍珠细米。”

我搅和了半天,忽的看清楚了,“哦……牛奶西米露啊……”

小阿姨很不给面子的笑喷。



因为修脚的师傅不在,店主自己又在给小阿姨按摩,就召唤了一个大妈给我捏脚。

大妈口气挺大的,才捏了一会会就说要直接给我修脚,店主就用鄙夷的眼神看她。

她好像没看见,还反过来教育店主:“难道以后修脚的师傅不在,店里就关门不做生意了?你也应该多学着自己做。我也做过修脚的,还能不会吗?”

然后她便看向我,“你说,你要怎么修?”

我被她的气势镇住,也觉得她说的话道理也没错,就老实的回答,“不知道,我没做过。”

于是她又问:“你要刮脚吗?”

我一囧,转脸问小阿姨,“啥叫刮脚啊?”

小阿姨显然很不信任这位大妈,“有脚气才刮脚,你又没有脚气,刮个P啊。”

不过大妈抗压能力挺强的,或者说自我陶醉能力挺强的,接着问:“那你要修老茧吗?”

店主插了一句:“修了会一直再长的,到时候不修就会很疼。”

小阿姨现身说法证明店主说的没错,我便犹豫了。小阿姨挥了挥手,“就修个指甲算了,其他等师傅来了再说。”

大妈似乎对于小阿姨和店主都仰慕师傅的做法很不满,嘟嘟囔囔的拿了一套工具过来,本来我也没啥感觉,然而店主用一种很惊恐的眼神看着大妈,搞得我也有点惊恐了。

还没想好要不要拒绝大妈的好意,就见大妈从一堆工具里挑挑拣拣,捏起一把锉刀,掰开我的脚趾,这就准备下刀了。

小阿姨大喝一声:“住手!她没脚气,不要刮脚的!你你你你你干什么?!”

只见大妈一愣,继而装模作样的仔细观察了一下我的脚,似乎在验证小阿姨的话到底是不是谎言,随后把那让我有点心惊肉跳的大锉刀给放下了。=____=||||||||||

然后,然后又捡起一把好像雕刻刀一样的细长刀具就是一阵使劲……



几分钟后,当大妈拍着手说大功告成的时候,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自己的脚趾甲。

很好、很强大……大妈成功的让我的每个指甲边缘都变得坑坑洼洼好像啃过一样。囧了。

大妈,您不如给我一个指甲钳,我自己来吧。



看着大妈似乎还想对我的脚进行一番艺术加工,被我好言劝阻了。店主有点看不下去,给小阿姨捏完脚之后,便推开大妈,准备重新给我按摩一次。

果然大妈的按摩都是瞎来来的,店主小妹手上力道很足,一个个穴位按下去,感觉完全不一样。

不过坐了那么久,有点无聊,我忍不住就要调戏调戏良家妇女了。

捏完左脚换右脚,小阿姨先憋不住发问了:“你捏了没感觉吗?”

我笑眯眯的老实交待:“疼死我了。”

就听见店主小妹瞬间松了一口气,她捏了半天我都保持完美微笑,不像小阿姨那样一直积极配合的叫疼,估计她一边捏一边心里嘀咕“我用力、我再用力、我再再用力、你再不叫疼我就下手了啊……”

小阿姨立刻严肃地批评了我:“你疼还装!还装!”

我继续笑眯眯的问店主:“这儿好疼,是说明啥问题呀?”

店主答曰:“那个……肾不好。”

“囧……那这里呢?”

“呃……肝脏和胆囊。”

“T_T……那这儿呢?”

“嗯……胃。”

“小阿姨……她捏的地方我都疼,怎么办呀?”

“没事儿没事儿,她手重,你让她轻点。”



过了一会儿修脚的师傅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他手脚麻利地给小阿姨修完之后,小阿姨又让他给我修修。

不过之前听说了修过一次脚以后就要一直弄,我就有点不太想弄了。师傅大概也知道,便端着我的脚看了看,决定给我修脚趾甲。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解释一下这指甲不是我啃的也不是老鼠啃的是那大妈修的,小阿姨似乎心有灵犀一般的代劳了。

“师傅,她那脚刚才给你们店里技术很差的那个女的修过,不过没去老茧什么的,你看看也给修修吧。”

师傅捏了捏我的脚,一抬眼,“老茧?哪里有老茧?”

我一囧,缩回脚自己摸了半天,刚才热水泡了那么久,再厚的老茧也给泡软啦,更何况本来也就指甲盖大的那么小块,这会儿啥也摸不出来啦。

我努力寻找了半天,终于摸到一点点硬的地方,献宝似的给师傅看:“呐呐,这里呀这里……”

师傅又捏了捏,然后用很不屑很不屑很不屑的眼神看着我,“你这算啥老茧,你摸摸她的,她修过的地方也比你硬好不好……”

小阿姨很配合地立刻把她的脚伸过来了。



最后出门的时候,一边觉得身轻如燕,一边对自己说,那啥,以后不用向往足道店了,剪指甲谁不会啊。

回家向娘亲汇报足浴感想,并建议家里买个木桶以便泡脚,顺便倒点光明牛奶啊大西米啊薏米仁啊啥的在里面营养营养。

娘亲觉得我的建议不错,不过木桶太沉,不如塑料盆。



可是、可是、塑料盆太没意境了吧。

真泡起牛奶足浴的时候,歪歪那种眼神差劲的,走过路过还以为我边洗边吐了咧……(啊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那么那个啥,那就以上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line

废废是个被诅咒的名字

不知道是不是又到了狸猫出没的季节,最近做了好多傻事啊。

譬如一时头脑发热,连喝了5瓶养乐多啦。
(我的肚子……)
晚上太饿,悄悄爬起来吃榨菜丝。
(好咸啊!)
1E8的糖果短剑挂错了,居然1800W就卖掉了。
(钱啊!)
已经99%的exp了,五分钟后却降了10%。
(死成惯性啊)
充钱的时候太激动,充到人家账号里面去咯。
(无语了……)
好不容易拿到的新YY,居然只有上半身。
(SD真抠门!)
抱着喵呜睡觉,半夜醒来却发现它在床和茶几的夹缝里面挣扎,吓了我半死。
(一夜没睡好啊……)
洗澡的时候,居然无意识地用香洗脸,洗完才发现洗面奶在另一边。
(脸残了……)
碟片看到最后一集,却突然卡住了,怎么都放不出来。
(到底是机器破还是碟片破啊~~~)
遇到讨厌的人,可是因为利益关系还是要笑容以对。
(我怎么这么没用T_T)
穷极无聊刷开心,却因为人家手误被连贴两次小条。
(你们都欺负我!)
前一天在网上订了书,居然忘记带手机,隔天又轮休,还忘记和同事打招呼帮忙收件。
(完全不知道书会送到哪边去了)
还有诸如此类的blablablabla一箩筐锉事……

突然觉得,好像有人在耳朵边上悲愤地喊着:
“喂喂,别糟蹋我的人生啊啊啊啊”
可是、可是我已经被废废大王附身那么久了,没可能还原了呀
哎呀哎呀,怎么办呀,对未来完全丧失了信心呀……
这时候好像想起了开心投票里面的那句话。

明知道人终究会死还在带劲的活着。

所以,因此,结果,那么就只能这样继续过了。
line

小心+小心

嗯,今天来说说昨天遇到的囧事。
当时的心情写照可真的是已经发展到“哎呀打个110叫警察叔叔来解决吧!”。
言归正传。

话说昨天下班的时候,正好皇后和河蟹同学在南京路附近吃喝。
于是便汇合后一起回家。
正走在南京路步行街上,突然从边上角落里杀出一胖一瘦两位大妈拦住去路。
她们都穿着横条T恤衫,一手拿着一条毛巾一手拿着一本黄色菜单似的的东西。
胖胖大妈说:“小姑娘,做个调查问卷吧,有小礼品送哦~”(挥舞毛巾)
瘦瘦大妈说:“帮帮忙吧,小姑娘,就耽误你们一会儿时间。”(伸爪)
(你们俩是唱相声的么?!)

俺眉头一皱,缩手躲过瘦瘦大妈的魔爪,一边说“不好意思没有时间”一边快步向前;瘦瘦大妈立刻去抓我身边的河蟹同学,瘦弱的河蟹被一把抓牢手腕,只见大妈贴了上来热情洋溢的说着:“帮帮忙啦,小姑娘,就只耽误你一小会儿。”

俺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居然连皇后也被胖胖大妈用擒拿手牢牢拽住。俺只好过去再次重复:“对不起,我们着回去。”

而河蟹经过奋力挣扎终于摆脱魔爪,瘦瘦大妈悻悻地走开去找下一个目标。岂料此时我俩抬头一看,皇后居然已经被拖入商店内,只依稀看见裙摆一飘,等我们二人过去之时,两个人居然不见踪影。

俺和河蟹面面相觑,瘦瘦大妈上来解释:“只是一个小小的调查问卷,很快就好的。你们既然等她,不如也一起上去做啊?”

俺这次都懒得回答了。走到一旁和河蟹大眼瞪小眼,虽然觉得胖大妈没啥威胁性,可总也觉得不太安心。
只能自己安慰自己,天还没,人潮汹涌,这里可是南京路啊!难道还会被拐卖到乡下去不成?
可是等了五分钟也不见皇后回来,不由得紧张起来,俺便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万幸的是响了两声就有人接了。
皇后说了马上就出来之后,两人又百无聊赖继续等。中途也换了数次地方以防瘦瘦大妈的再次骚扰。可是这个“马上”又过了很久,俺和河蟹只好开始讨论关于店铺深处是不是有通往地心的秘密隧道,等会儿皇后再出现说不定已经被外星人寄生了咧!

实在有点焦急的俺再次拨打皇后的电话,得到的还是马上来的回应。这时候胖胖大妈居然出现了,俺有点生气的质问她,说是小小的调查问卷,怎么要耽搁这么久,她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甚至继续劝说我们也去参加。眼见无法沟通,又不得其门而入,从商店里进去也没发现什么,里面是卖男装还有一个隐藏的饭店吧台,还有电梯和楼梯,俺不经觉得气馁,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的对河蟹说,“再不出现我真要打110了,让警察叔叔带我们上去找人。”

第三个电话之后皇后还是继续消失,俺忍不住去找门口晃悠的胖胖大妈再次质问。这一次俺和河蟹一起跟着她上了楼,楼上是一间饭店,不少住客走动,还有饭厅大堂里坐着七七八八的人吃饭。一阵七转八弯之后跑到一个偏僻的房间,估计是饭店不用的房间,门口堆满了椅子,进去一看,四五张破旧的桌子排开,每张桌子都有1-2个人在做调查问卷,那些忙着在问卷上写下被调查者的选项的工作人员既没有统一的工作服,也没有任何标识,而皇后坐在第一张桌子前面,面前居然有厚厚一本16K的材料,几乎有新华字典那么厚了!她一边翻一边答,她面前的记录员看上去好像做兼职的大学生,非常年轻的小女生,手里的卷子也有一百多页这么厚。俺当时真有大喊一声“喂喂你们到底在搞什么啊!”的冲动。

而皇后居然就那样坐在那边,一本“新华字典”都快翻到结束了……喂喂!回家路上不要搞这种东西吧,这哪里是小小的调查问卷啊,早就好掉头走人了!
俺觉得有点儿生气,于是过去一把拉起皇后就走人。如果俺和河蟹不上来找,估计她真的会乖乖做完再走。 出去的时候俺忍不住抱怨,皇后揉着手腕说“那大妈拉着我拽得好疼啊!根本没法挣脱。”河蟹也点头证明瘦瘦大妈的力气也不小。两位大妈也有点年纪了,又不能用太大力气挣脱,万一不小心有什么意外,对双方都不太好。

幸好这真的是“调查问卷”,不是拐卖人口,又或者强行推销。如果是一个人,被带上去给人堵在里面不消费不给走怎么办呀!
虽然这么说夸张了点,南京路还能有什么危险呢?可是南京路上推销员多到走几步就会有人上前以各种名义拦路,不仅是南京路,中山公园地铁、徐家汇地铁这样的人也非常之多,甚至会假借问路之名拦下你,常常让我有种“难道我长了一张这么好骗的脸吗”的感觉。现在从这些地方经过,就一路往前走不理会任何人的搭讪,一旦停下来就可能会纠缠不清,实在是太麻烦了。

在此提醒大家哦,虽然对于问路的人非常不好意思,可是千万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说话哦。一旦发现是推销/招兼职/调查问卷什么什么的,立刻走人,稍微多说两句就会没完没了。以我曾经被骚扰到从地铁闸机一直到两条马路之外的经历来看,凡事小心为上!

那么以上。


line
line

FC2Ad

line
地主之家(Owner)

废废陛下

Author:废废陛下

line
分类汇总(Folder)
line
废程日志(Dairy)
line
最新批示(Comment)
line
奇妙世界(Links)
line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line
月別アーカイブ
line
ブログ内検索
line
RSSフィード
line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line
sub_lin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