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line

虐文总是相似的,甜文则各有各的甜蜜

不知道哪位先哲说过,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则各有各的不幸。
这句话摆在耽美同人界,则应该改成如题所言,叫人不得不感叹一句: 大海啊,你都是水;文区啊,它遍地雷。
很久、很久以前,当俺还处于小白萝莉一枚的脑残年代时,就无耻地写下了“大地裂开了”的狗血桥段,草草结束了第一篇(伪)同人文。这种为了平坑不惜制造豆腐渣工程的行为直接导致了后来崎岖不平的文路历程,让俺每次回忆起那三观不正的青葱岁月之时,都有种想用马赛克遮盖或者直接屏以抹杀此段历史的冲动。
然、事实证明那个年代同人界的宽容感人涕下——不对路子的文,你就按那个小红呗。
于是对所谓“雷”这种东西完全没有免疫能力的俺在今时今日的同人论坛里,不停的看到诸如“大地裂开了”的常用剧情,便只得“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原来砂糖文也可以写主角脑瘤了偏瘫了植物了出门中个导弹逛街掉个视网膜死了还要从坟头里爬出来再死一次的HAPPY ENDING么?
还是孤陋寡闻与时代脱节的俺理解有误,所谓HE其实是指HORRIBLE ENDING?!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呀?!

———————那么咱们就来个摆事实讲道理的分割线吧———————

mor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line

有爱有河蟹的游记番外

放出非常有爱的游记照片哦~~~~~

首先是花花们的玉照

温泉之旅 兰花花

渺小的兰花花

温泉之旅 紫花花

一串串的紫花花

温泉之旅 白花花

漫山遍野的白花花

温泉之旅 米罗亭

有爱到荡漾的米罗亭
真名是——博爱亭。

温泉之旅 海马

渺小的明孝陵博物馆的陈列品之一。
不过我总觉得那是鸟头兽

温泉之旅 天马

呛呛~~~天马哟,这是天马哟~~~~~
好像在练蛤蟆神功的pose哦。哈哈。

温泉之旅 地铁票

南京的地铁单程票。
很像游戏币吧?也是照一照进去,出来的时候投币回收。
正面有花花的图案,如果背面也有图案,那就是中奖啦!
可惜,我们谁也没中到。

温泉之旅 大象

温泉会所的雕塑。很有泰国风情吧?!
还有打坐的佛像。最让人好奇的是有一组神像是三头四臂。
还有两臂去哪里了呢?

还有其他的图片,参照弟弟的游记这里哦~~~(点吧点吧)
line

温泉之后,又见毛茸茸~

当俺从胡天胡地的梦中惊醒时,只觉面前毛茸茸一片,睁眼一看,却见英镑大小姐以美人靠姿占据了大半个枕头,全然不顾她家主人被挤兑得歪头斜脑的佝偻模样,半眯着眼,还咂吧着嘴,并无耻的将她毛茸茸的臭PP对着俺,一派怡然自得的小样儿。

在俺准备跳起来抽她之前,突然意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妈妈呀,今天要上班的咧!再不起床就要HLL的迟到咯!

原来……哈皮的温泉之旅已经结束了,俺又回到魔都啦。

嗯、虽然说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可是当俺回忆这两天的吃喝玩乐,却觉得这个双休日过得非常长,玩得非常尽兴。(莫非是俺们FB团的闲散态度导致的?)算起来从周五晚上吹响集结号开始,温泉之旅便已经拉开了帷幕。四个人(俺,YY,菠萝,皇后)吃了顿鸡公堡以预祝FB之行的顺利开展,当中穿插关于老年人记忆力衰退的事实论据若干,以至于俺不得不用“地球是圆的”来安慰自己忽视四个路盲出门的风险性。

第二天大早出门动车,拎着大包小包的零食,一路一边聊天一边昏昏欲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春游时节,虽然天阴森森下着小雨,车上居然坐得满满当当还有站票。魔都人民似乎都很喜欢享受生活,莫非俺这样后知后觉宅性根深蒂固的其实是少数之少数?

撇开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不谈,顺利到达陵都——请允许俺这么呼唤她,因为到处都是陵墓和丘陵——的蔬菜大棚车站之后,和目的地的距离便缩短为20公里。BS一番蔬菜大棚周围荒凉无比的环境之后,俺们最终选择了淳朴的公交车作为交通工具,毕竟刚到午饭时间就跑去温泉里泡着,怎么想都觉得不够意境啊。

于是在淳朴的似乎N年未见的塑料小板凳儿公交车上颠簸的途中,便有幸看见沿途的村落(有很拉风的麒麟村哦)和田地,还有连绵不断的小山包。随便选了个地方下车之后,四个人就晃晃悠悠的走上山路,朝着弯弯曲曲看不见前方所在的温泉旅馆进发。那绵长的小坡道走得几乎让俺以为远处那隐隐约约的房子是雾气中的幻象,要不是露天温泉烟雾袅绕的腾腾热气,真觉得该不会就在山里迷路,直接和人猿相会了吧!

在实地考察了之后(因为事先根本没有做过功课)俺们最终选择了清净优雅的温泉会所,跟旅行团的话只能悲伤的和人群一起下饺子了。而温泉会所虽然风味没有露天温泉那么浓郁,却胜在隐藏在半山别墅区之中,四周望出去感觉被山环抱,别有一番韵味。四个人占着一整个池子随心所欲的聊天,享受着水流冲击按摩(王座啊王座),吃着会所奉送的一大盘水果,还可以去小桑拿房小坐,更觉得身心舒畅。

果然泡温泉还是要人少啊,中途进入了两位大叔带着两个姑娘,本来静谧的会所突然就嘈杂起来。虽然人少怎么说也是公共场所,两个姑娘不停的大声尖叫,两位大叔居然还玩鸭子戏水(我没勇气写鸳鸯啊),声响大到水花直溅到我们隔壁这池来。喝着啤酒还想叫鸡爪鸭脖,真不知道是来泡温泉的还是把会所当成自家后院。弄得会所的服务生非常紧张,直勾勾地盯着那几位闹腾得欢快的客人,直到他们离开。暗自感叹如果是去人多如下饺子一般的露天温泉,真不知道还有没有兴致继续泡下去。一想到这么多陌生人挤在一个水池里,突然就有点背脊发寒。

愉快的泡了几个小时之后,几个人又决定在别墅区里面转悠转悠。因为全部建在山上,小路盘绕着山高低起伏,一幢幢别墅好像梯田一样排列,沿途摆放着各类疑似泰国风情的神像雕塑,还有建在崖边可以迎着朝阳做瑜伽的小亭,除了指路牌标得有点风中凌乱,搞得我们以为大白天就遇到鬼打墙,热烈讨论了一番关于粽子们作休问题之后,终于走到了大门口。门口的物业办公室弄了个茅草屋外形,反衬着里面两台亮闪闪的电脑,和后来在市区破旧的平房区中间被玻璃幕墙包围的地铁入口一样,非常有穿越的感觉。

走到路边在农家小店吃了土菜,蕨菜蛋汤非常好吃哦~据大妈介绍是刚从她们家后院的菜地里摘的。红烧仔鸡也非常鲜嫩,四个人都吃得大满足。价钱也还算公道,吃完之后大妈还指点我们去路边乘坐“路搭”,只要一块钱就能回我们下榻的会所。于是在前不见公车后不见TAXI的乡间小马路边,四个脸上写着“外地散客”的人底气十足的和小车司机讨价还价,最终在业务竞争的大趋势下取得了胜利,顺利回到了会所。

看看时间才七点多,四个人却已经有点困倦。不过这么早就躺平似乎有点太老头气了,于是摸出牌四人围坐在床上啃着章鱼干就打起了八十分。不知道是温泉洗得太舒服还是吃饱了就想躺平,牌局中间大家都蔫蔫欲睡的半当机状态。除了每次翻牌定主时此起彼伏的“哇的一口鲜血吐出来”,基本上波澜不惊。最终俺和菠萝同学一路高歌打到了无将,果然还是因为比较有爱?

第二天的行程依然充满了无组织无计划的散漫。鉴于陵都一部分景点大家都曾经游玩过,于是利用排除法便决定去明孝陵逛逛。天气突然好得万里无云碧空如洗,早早起床早膳之后(那白粥配萝卜干很美味,然牛奶橙汁果然是水货)便向市区开拔了。

因为早就联系了车辆,所以到明孝陵的时候还很早。买门票的时候又暴露四人的无知本色。原来明孝陵是和周围的梅山神道紫霞湖红楼艺文苑(这是个谜)捆绑贩售的,单买外围可以,明孝陵却不零售,不由得有些愤愤。最终还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摸出花纸买了全套。事实证明,明孝陵除了那破旧的碑楼和渺小的博物馆,根本没有地宫可以参观,走进去之前YY了那么半天的大粽子小粽子,最后却见一片空旷,这是红果果的欺骗啊,真觉得不值,太不值了!

梅山倒是很给面子的花开遍野。天气反常让梅花在春日里也开得极艳,粉色白色的大片大片铺开来,衬着山野星星点点的紫色蓝色小花,以及落了满地的花瓣,让人心旷神怡。山上的小亭子兰得耀眼,被菠萝戏称为米罗亭。风吹过的时候,檐下的铃发出清脆的声响,和吱吱喳喳的小鸟们唱成一片。除了梅花,桃花和樱花也都恣意盛放,有长尾白翼的鸟在树间飞过,可以见到那些高大的树上三五个鸟巢靠在一起,堪比半山别墅观景房。春天好像就停留在这梅山上,触手可及。

在梅山上绕来绕去,又路过打着“美食街”横幅的所在,大家心有灵犀的弯过去坐下吃小吃。遗憾的是只有铁板鱿鱼比较入味,其他如蚵仔煎(青菜蛋汤冻水?)桂花糕麻油凉粉酒酿桂花园子都不咋的,嗯,莫非是便宜无好货?(可是酒酿园子也不便宜啊!)还有心的老板一根甘蔗叫卖15钔,被我们恶狼狼的鄙视了一番。

神道石刻的前半段是十二对石兽,大部分人都集中在卧马处排队合影(因为比较好爬上去)。我们也很欢乐的照了私奔图。因为逆行的缘故,后半段的文臣武将从四方城中出来才看到。YY还来了句让人恶寒的“他们已互相凝视了数百年……”,直接引出了俺那被弟弟扼杀于摇篮之中的穷摇白烂言情风多角恋爱故事。

方城明楼有些家徒四壁的凄凉,还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到此一游,让人有种蒙娜丽莎变FRJJ的无力感。走上城墙下的小道时我们还没意识到前方路途漫漫,等意识到其实我们在绕山而行时,已经回不了头了。一边闲聊着盗墓笔记一边往前走,与我们同行的老奶奶一路采摘着野菜。走到中途岔路,折上石阶改向山顶而去,便一路人多了起来。原来我们走的是地宫穹顶,若沿着城墙一直走便会回到起点。途遇一群春游的男青年们,领队的很有爱的抱着一只硕大无比的玩具熊,大无畏的走了反向的那大半圆周,真不知何年何月才会归来。

参观地宫的美好企望化为幻想之后,大家便想打道回府了。离上动车的时间还早,就商议着去市区转悠转悠,领略一下陵都的繁华。未料想从景区去市区不太便利,眼看着车牌上那些地名个个陌生无比,公交车依然是那小塑胶板凳儿,还有一大妈因为我们未遵从她指的路线嘟囔了一路。折来绕去最终跑去地铁参观。和魔都最大的区别便是人好少,地下通道的穿堂风吹得人能飞起来。单程票是像游戏币一样的蓝色小园牌,一面刻着花花,居然还有兑奖。

对陵都的陌生导致我们再一次迷失方向。随便选了一个看似商业中心的地方出站,却发现地面上只有电信营业厅、医院、写字楼。在魔都太久已经被魔化太深,还以为地铁沿线全是商圈,四个人在穿堂风中瑟瑟发抖,只好奔入最近的M记闲坐并交流化妆品。之后便是一路闲话返程,把出游计划一直订到秋天。在车上睡得人事不省,回到家里,一进门就听见英镑小姐凄凉的叫声,看来一夜未归可把她给急坏了。

把自己摊平在床上恍然入梦之时忽地想到,除了游山玩水,购物逛街吃喝FB果然还是要在魔都啊!
line

喵,请你自由的……

116


英镑小姐长大了。
眼睛变大了,身体变长了,体重也加了,跳跃力更上一层楼,居然比俺预料得更早跳上了俺们家的最高峰——新买的大衣柜。
以前只不过在膝盖以下进行着沙发-床-茶几的三角冲刺,现在变成了头顶以上的书橱-上铺-三门衣柜高空飞越,搞得俺蹲坐在电脑前的时候,头顶上总有一只猫在乱窜。而作为起跳点的俺的台式机显示屏,便在数次跳跃下因作用力与反作用力震落了插头,啪的屏了……
俺现在不得不深刻怀疑,俺家电视机花屏的原因,也是因为英镑小姐把它作为向最高峰进发的踏脚之一

随着英镑小姐的长大,兴趣活动倒是逐渐规律起来。
当然,她也不忘记时时刻刻给我们一点惊喜,譬如早上正坐在洗衣机上学小鸟叫,晚上在阳台上转悠着来两声狼嚎。
英镑小姐,你真有把自己当猫吗?

除此之外,爱粘人的毛病还是没有变。对人类的敏感程度又上了一个台阶,能够轻易地分出哪些是亲切无害的客人们,哪些是身份不明的陌生人。
对于自己人,当然是先好奇的闻闻,然后伸爪子摸摸,最后大摇大摆地给踩过去,全然不放在眼里的样子。
至于看到陌生人……立刻溜得没影,找个阴暗的角落缩进去,抖霍霍的躲着,死活不肯出来。
不过、英镑小姐,当你就地趴倒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先看看周围有没有能遮住你的隐蔽物啊?
那么大一坨横在路当中,你以为我真看不见你吗?

自从我无意中给她用旧衣服,在我的枕头边上做了个简陋的窝之后,她居然认得了。
每天要睡觉的时候,都会自动爬进去,一边呼噜一边折腾,然后乖乖的蜷成一小团。
俺最初还欣慰于,她不会再一个劲儿的非要往被子里面钻了,知道要自己一个人睡了。
可是,事实证明,猫和人类的作息,是有很大差距的。
每天早上五点,她便准时的用拍脸,踩踏,拱下巴,又咬又啃又舔等各种极其恶劣的手段轮番上阵,直到把俺从睡梦中弄醒为止。
第一次,俺以为她饿了,便去给她加水加食。
第二次,俺以为她冷了,便大发慈悲让她进被子。
第三次……
第四次……
直到第N次时……俺终于意识到,猫的生物钟,比俺早两个小时醒。

我真的不能理解猫的想法诶!
那么大清早的,非要把我弄醒后,把头拱在我肩窝里,身体伸长到环抱住我的手臂,这才心满意足的睡去。
可怜我瞪大了眼,歪着脖子,手上的“猫型护甲”压得有点半身不遂,只能睡意全无地直到闹钟响起来。
偶尔迷迷糊糊地又睡过去,一翻身脸上便毛茸茸的一片,只见英镑小姐占据着大半个枕头,把俺挤得睡在可怜巴巴的枕头边上。
我说,这不是逼着俺闹尸变嘛!

好不容易用N付眼贴才消下去一点的眼圈,又重新和眼睛相亲相爱了,TNND,俺的银子白花了。

呐呐,英镑小姐啊,你其实是恶魔变的,对不对,对不对?!
line
line

FC2Ad

line
地主之家(Owner)

废废陛下

Author:废废陛下

line
分类汇总(Folder)
line
废程日志(Dairy)
line
最新批示(Comment)
line
奇妙世界(Links)
line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line
月別アーカイブ
line
ブログ内検索
line
RSSフィード
line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line
sub_lin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